03年云南杀人犯成植物人警方监护17年他醒来后下场如何?

2020年10月18日,浙江省湖州市南浔区警方突然接到了来自云南省警方的一起通知,犯罪嫌疑人朱某方在刚刚不久之前,神秘失踪了。

听到这个消息以后,接听电话的南浔区警员一时之间摸不着头脑,这个朱某方是何人?云南的案子为什么会打到浙江?

经过电话那头的提醒之后,他才猛然反应过来,这位朱某方正是17年前南浔区警方所通缉的一名犯罪嫌疑人。

这起案件要从十七年前说起,2003年,浙江省湖州市南浔菱湖镇永丰村某民宅之中发生了一起入室抢劫杀人案件,在接到附近热心居民打来的电话志宏,南浔区分局菱湖派出所立即前往现场对此案进行调查。

摆在他们眼前的是一副极其残忍的画面,现场共有三名死者,其分别为:房屋的女主人以及女主人的一对子女,其中女儿才刚刚年满十五岁上初中,小儿子今年才仅仅七岁,小学二年级。

湖州市治安情况一直较好,如此残忍的凶杀案件几年也遇不上一起,更何况还出现杀害儿童的情况,因此,在案发过后,湖州市公安部门对于该案件极其重视,立刻成立专案组进行调查。

由于现场存在着大量的线索外加周边邻居的证词,公安部门很快便锁定了凶手的身份,系云南砚山籍的外来打工人员:王某伟、吴某庆、朱某方。

当时正处于年底,公安部门出于本能判断,认定三名凶手大概率返回了云南省老家,因此,在案发的第二天,公安部队便派人专程南下奔赴云南,同时联系了云南砚山公安部门协助,对三人展开抓捕行动。

由于王某伟、吴某庆、朱某方三人反侦察意识较弱,此次联合抓捕进展可以说是相当顺利,不到一个月的时间,浔区公安部门便在云南砚山公安部门的协助之下对其中的犯罪嫌疑人吴某庆进行了抓捕。

短短的三天时间之后,公安部门又锁定了第二位犯罪嫌疑人王某伟的位置,当天中午时分,警方在砚山当地一个小县城当中,对犯罪嫌疑人王某伟实施了抓捕,三名犯罪嫌疑人当中的两人,成功落网。

在后续的审问当中,王某伟、吴某庆交代了自己的所作所为,根据口供,朱某方、吴某庆、王某伟三人均是同乡,也是一同前往浙江打工的好友,关系十分密切。

2003年下半年,三人一同前往浙江省湖州市打工,几人最初打工的地点位于南浔区的一家小工厂之中,负责做冲床。

然而,这份工作并没有干多久,他们便因为种种原因离开了,之后的三人分道扬镳,开始分别打工,虽然工作地点不在一起,但是三人始终保持着联系,偶尔还会聚在一起吃个饭。

当年11月份左右,三人再次聚在一起闲聊,此次见面当中,王某伟向朱某方抱怨自己现在成为了“无业游民”,没有工作,没有经济来源,马上就要断炊了。

听到王某伟的抱怨,朱某方和吴某庆也深有同感,在外打工的日子里,力气下了不少,但是钱是一分都没攒着,马上就入冬了,还不知道回家该怎么和家人交代。

想到这里,三人心中顿生不满,一种对于这座城市的恨意油然而生,最终,三人一拍即合,决定“干一票大的”。

三人年龄都不大,均是二十岁出头。但或许是由于“年轻气盛”,他们对于犯罪及其代价没有丝毫概念。

三人盯上的目标是菱湖镇永丰村的一户人家,在之前的一段时间里,朱某方和王某伟曾经对这户人家实施过偷盗,但是由于被发现,最终没能成功。

或许是出于报复目的,或许是认为这户人家的确有钱,最终,三人将目标落在了此地。

为了防止失败,这一次,三人下足了狠心,准备了朱某方刀、起子等作案工具,行动之前,他们就已经决定,如果再被发现就直接下死手。

11月10日傍晚,已经没钱打车的三人组足足步行了四个小时,跑了十几公里来到了菱湖镇永丰村。

看见屋中有灯光,村子道路之上仍然不时有人,因此三人并未第一时间行动,而是在目标附近找了个角落,猫了下来。

然而,出乎三人意料的是,王某伟刚刚打开房门便引来了女主人的注意,眼见事态暴露,三人索性心一横,对女主人痛下杀手。

在发现屋中有两个孩子之后,三人也丝毫没有收手,先是用刀杀害了年仅7岁的男孩,随后威逼女孩讲出家中放钱的地方,在收到钱以后,将小女孩也残忍杀害。

犯下了命案,当地肯定是不能待了,随后,三人便返回了云南老家,逃亡途中,他们一面走一面丢弃自己的衣物和作案工具。

在之后的几天里,三人一路上大肆挥霍,刚刚到云南,抢来的那一千五百元现金就已经花得一干二净。

无奈之下,三人再次分开,各回各家,没曾想,还没到一个月的时间,其中两人就被警方抓获了。

吴某庆、王某伟被捕之后,警方连夜对其进行突击审讯,但是对于同伴朱某方的下落,两人丝毫不知情。

此案当中的最后一位嫌疑人朱某方,仍然在逃。朱某方绰号“咪四”,小名“老四”,是此案的主犯之一,回到云南以后,就与剩余两人分开,再也没有联系。

可正当警方计划下一步搜查之时,云南省公安部门给出了结果:朱某方,找到了。

原来,在逃回老家与吴某庆、王某伟分别以后,朱某方曾经在一家小饭店里吃饭,结果,刚刚出门就遭遇了一场车祸,连人带车被撞出了好几米,经过送医抢救之后,朱某方成了植物人。

看到眼前的一幕,负责侦破此案的专案组傻了眼。要知道,朱某方现在这个状态,根本没法做笔录,也没法进行审判,想要结案,要么得等到朱某方去世,要么得等到朱某方康复,从目前状态看,这两个可能性都不大。

更要命的是,此时的朱某方伤势严重,如果贸然移动,将其送回案件原地浙江进行后续调查。

那么很有可能人还没到就死在路程之中,尽管朱某方罪无可赦,但是,如果犯人死在了路上,那么无论从那种角度来看,都实在是不好交代。

最终,无奈之下,负责此案的浙江省专案组只得委托云南省警方,暂时看护朱某方,直至其恢复行动能力。

植物人能够苏醒的概率本身就是微乎其微,在此期间,警方还要确保他的医疗费用和日常开销。

就这样,朱某方以嫌疑人的身份住在了云南省当地的一家医院之中,刚开始还有警员负责看护,南浔警方也会偶尔问问朱某方是否醒来。

无论是南浔警方还是云南当地警方,警力都是有限的,根本没有时间跟着朱某方在这里耗下去,最终,原本专人看护取消了,南浔警方也改由一年前来当地看一次朱某方。

在病床之上,朱某方一直躺了整整十七年,在这17年时间里,负责办理此案的民警也换了一茬又一茬,可是朱某方却始终没有醒来的迹象。

可是,正当所有人都以为朱某方就要永远的躺在病床上之时,在17年后的某一天,云南省警方突然接到朱某方所在医院的通知,在刚刚不久前,朱某方神秘失踪了。

朱某方是什么时候苏醒的?这些年来他究竟是真的成植物人还是在装?这些问题,全都不得而知。

意识到事态的严重性以后,云南省警方立马与南浔警方取得了联系,双方共同组织精兵强将对于朱某方实施抓捕。

好,那现如今大数据系统已经十分完善。在天眼的帮助之下,警方很快就锁定了朱某方的具置。10月19日,警方在砚山县稼依镇发现了一名与犯罪嫌疑人朱某方相似度极高的男子。

朱某方落网以后,人们最关心的便是他的身体情况,为何一个17年瘫痪在床的植物人突然之间就能够下床逃跑了?朱某方是真的瘫痪还是一直在装?

对于这个问题,朱某方回答到自己从当年遭遇车祸以后就一直是昏迷不醒,失去意识。

直到2018年,他开始逐渐恢复了听觉和视觉,能够知道自己身上发生了什么事情,但是暂时还不能动。

到了2020年时,他可以能够下床行走。虽然身体好了,但是他始终不敢让别人发现。

但没曾想,出来以后,整个世界已经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虽然暂时获得了自由,但是至于未来该何去何从,朱某方心中没有底。

更让他想不到的是,现在警方的技术如此发达,居然只花费了短短两天时间就再一次锁定了自己的位置,将自己捉拿归案。

朱某方昏迷之时,且只有20岁的年龄,还是一个大小伙子。但眼睛一闭一睁,居然已经是一个37岁的汉子了。

当再次面对警方之时,朱某方没有回避,而是坦然道,“我在湖州杀了人。天道有轮回,我是死过一次的人了,也许冥冥之中要我来还当年欠下的债,所以才会醒来吧。”

虽然时隔十七年,但是在朱某方的脑海之中,对于当年犯下的所作所为,他居然一清二楚,没有丝毫遗漏根据他的描述,这些事情仿佛就在昨天发生的一样。

在朱某方最后的记忆里,自己喝了酒后骑摩托车出去发生了交通事故,然后就什么都不记得了。

朱某方再一次落网,宣布着整体案件时隔17年终于画上了句号。10月21日晚23时许,南浔警方跨越2300公里,从云南将朱某方押解回湖州,在之后的日子里,朱某方仍旧要为自己所犯下的罪行承担责任。

《“死”过醒来还债!沉睡17年的植物人醒来手铐加身,他是南浔母子三人命案的逃犯》.钱江晚报.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Leave Comment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